?
您好,欢迎进入陕西省煤炭工业协会、陕西煤炭学会官网!

秦煤文苑

   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>文化体育>>秦煤文苑

左 晔 散文———《装满记忆的老屋》

发布时间:2021-10-19 点击量:294次

作者:左晔 来源:

不知何故,最近我总是想起老屋,想起那个不大的农家小院,想起屋后巴掌大的地,还有那个小水塘,和一架水车,吱吱呀呀,我又回到了老屋,回到了小时候。

25708372_1379225724955_mthumb.jpg

老屋修建于1981年,我出生的那一年。父亲说,我一出生就住上了新房。奶奶也说我是有福之人。

老屋是五间土坯房,四间住人,一间储物。爷爷、奶奶,还有尚未成家两个叔叔一个姑姑住在西边的两间,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东边的两间。

我们的两间房是相通的,一盘大炕占据了房屋的一半,连着一个大土灶,烧炕做饭,一举两得,那时候的农村都是这样的。

土灶不大,长约两米,宽一米左右,是用黄泥砌成的,上面有三个灶孔,从前到后,一个比一个大一点,一字排开,上面分别对应着三口锅,从小到大,最小的锅,用来做菜,炒菜或者炖菜,中间的蒸馍、煮米饭、熬粥等一锅多用,最大的锅平时一般用来烧水,过年或者家里来客人时用来炖骨头或炖肉。三个孔中,只要有一个孔生火,另外两个孔也都能被烧到。因此,常常是一边煮饭一边烧水,既省柴火,又省人力和时间。灶边上还有一个风箱。常常记得,母亲在灶前烧火,我拿着一个小板凳坐在旁边帮母亲拉风箱,手一拉,听见呼呼的声音,灶堂的火就旺了起来,火光印得母亲满脸红光,母亲微笑着在灶前忙碌,一会儿的功夫,饭菜就做好了,母亲吆喝着“吃饭了”,我早支好了炕桌,摆好碗筷,饭菜上桌,大快朵颐。虽是平常的农家饭,却比现在的大鱼大肉吃着都香!最难忘的是夏天里,地里的玉米、土豆可以吃了,母亲从地里掰一筐玉米,挖一篮土豆,煮上一锅,刚出锅的土豆,顾不得烫手,剥去外皮,用勺子碾成泥,配上春天榨蓖麻油剩下的油渣和小咸菜,那叫一个香,常常是吃得肚子圆鼓鼓的,像皮球一样,躺在炕上动弹不得,嘴里还啃着一根玉米棒。母亲笑着说:“小馋猫!什么都少不了!”

到了冬天,做饭时,母亲总会拿来几颗土豆放进土灶里。不一会儿,一股土豆的香味就弥散在空中。这时,我会禁不住使劲儿闻,一边闻一边说:“好香!好香!”等饭做好了,土豆也熟了。母亲用火钳子将土豆挖出来,轻轻抖落上面的炉灰,捧在手心,使劲吹几下,然后轻轻剥掉外皮,递给我。我接过土豆,咬下一口,滚烫滚烫,外焦内香。现在想想都流口水,可也只能流口水了,现在想吃上一口烤土豆,太难了!城里根本没有,只能在偶尔回乡下婆家的时候,才能饱饱口福。一年也就有数的几次。总觉得土灶做出来的饭菜比城里用天然气、电做出来的香,总是少了一种味道,我想那就是所谓的烟火气吧!

老屋如今早已不在,只在我的梦里、脑海里一次次地出现,成为一种记忆,有些渐渐淡忘、模糊、远去,就像岁月!

 (作者单位:陕煤地质一八五公司 


<dfn id='yqvy'><base></base></dfn><pre id='iggw'><del></del></pre>
    <basefont></basefont>
      <pre id='KoVkePmh'><pre></pre></pre>
          <dfn id='sAPrnq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dfn>
          <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<big id='hGafQNYl'><dfn></dfn></big><acronym id='SxTF'><big></big></acronym><listing id='ZPxYEZN'><bdo></bdo></listing>
          <xmp>
            <pre id='AWTnYZP'><dir></dir></pre><person id='BlSVDf'><listing></listing></person><xmp id='qe'><strike></strike></xmp>
              <samp id='URPPQsU'><center></center></samp><caption id='MtUwOC'><dfn></dfn></caption><center id='Wn'><ol></ol></center>